我偶然生于这座小岛,身边就有了你……

致《空空歌》

家中信佛,总觉得“空”字有禅机。加上我加入LOFTER的时间短,几天前才看的空空歌。本来是因为很喜欢之前放出的封面才点进来的,尽管之前没看过叶乐的故事,但是很喜欢这两人。

不算是正规的长评,只是些杂七杂八的段子,请不要嫌弃吧。

不要脸的 @白梦泽 

江湖与荣耀都是战场,放不下的迟早还是要回来的。文中有几句话让我默念许久,其一就是:江湖儿女江湖老,刀光剑影上新坟。众人看起来,他们肆意潇洒,哪知背后的辛酸苦楚?那些野史艳文总归是不忠于事实的故事,又有多少文字能形容这十年的一切浮萍落花?

尽管他们不介意又或是已经放下,作为看客的我们总是要唏嘘,彼是他们一个是不败的天下第一人;一个是华服于身的百花公子。但是良辰美景奈何天,天,从来都是弄人的。他们如今一个落魄孤家寡人,为爱徒取药;一个怀着称霸梦却失意的居于小乡村,念念不甘。这样的两个见过浮华的故人相见,也生出怎样的心情?

一个人对一样东西就求不得,久而久之就会成疾,自病入膏肓。但是佳乐对江湖的执着并不是这样,他执著于江湖快意,却永远不会放弃当时意志,为争胜他会放弃任何东西,但是爱,他不会放弃。无论是对百花的爱,还是对孙哲平的,更不会放弃对叶修的。男人之间的爱总是不及女儿家的缠绵悱恻,却多了些笃定倔强,说一不二。说实话,我不认为孙哲平全然不知当时佳乐对他的的意思,也许是《全职》中的原文影响,他是个明白清晰的男人。他知道在什么时候给予对方些什么才妥当,于是在他居于庙堂后,便只能留下一句:“有空来京城与我喝酒。”江湖与庙堂,既然做了决定便不再留恋。

与之相反的,其实叶修看似通透,不拘小节但是情之一字,对他就是最大的束缚。他是个长情的人,更心软的,在这方面远不如佳乐和孙哲平。更何况,又有谁会再将永眠的人拿出来说事呢?嘉世,是他和沐秋一手一脚从最好的时光里打拼出来的城池,他绝不可以让别人搞垮,无论要建,要毁,都要自己来,也算他对沐秋的交代。这样的他,听着都累,我只想送给他一句:众人佳醉我独醒,也不嫌累得慌?人生,难得糊涂啊。看着明白人犯糊涂,其实并不有趣啊。他们两人一开始就是互相看不顺要的调侃走过来的,但是时不时总会透出些无奈。他们嘻嘻哈哈,只是因为难道要他们堂堂七尺男儿哀哀戚戚,哭哭啼啼不成?日子总要过下去,过去了的事,以后看来也就是这么回事。日子是活给自己的,两人就看对眼了还不成吗?一口一个张当家,叶庄主,也就并肩走了这么一段路。

张佳乐,在我看来,他一直是既快且狠,做事作风也是如此。但是人总有矛盾的一面,他也是心软的人。也是,人心肉做,那个人真的能一生从不感动?他们少年相识,那时心中各自有人,身旁也是,哪里会有机会相知。现在他们都孤身一人够久,现在该是找个陪伴余生的人的时候了。而这时,天,不巧的将他们拉在一起。人家都说,患难见真情,看着就不像是一对儿,偏偏赶上好时候。——大概就是我对他们相爱的浅薄理解。文中有个经常提到的小段子,他们四人一起在皇风的后院子里烤红薯。“四个颇有侠名的少年侠客一起烤红薯,简直说出去都让人笑掉了大牙。”那时候,人是齐的,只是缺了点历练,年轻总能加点美好的分数。而如今,张佳乐枕着叶修的脑袋,“突然恍然大悟,原来那个时候,叶修烤红薯就是半生不熟的。”这大概就是际遇的轮回了吧,他们于江湖之上,渺小如沧海一粟,却闪烁得迷了世人的眼。多年以后,当他意识到叶修还是那个叶修,仿佛才能确定,自己还是那个张佳乐。恰如这里永远是江湖,纷争不断,正视自己所钟爱的地方啊!

最令我记忆深刻的话之二便是那句:“可人永远是活在当下的,看过去,看未来,看人生渺渺,看两手空空,都不如这当下,鲜活滚烫,强而有力。”这勾起了我之前听过的一句话,如果只是一个人活着,又有谁来告诉我,我是谁呢?所以,我需要你在我身边。我想,此刻他们在彼此的身边,便是最好的事了。本来平凡人生,并无别事,除了爱恨与胜利,他们不再需要别的。那是他们击退双鬼,大战一场,正是快意之时呢,以此为契机,爱上彼此,想来也是合情合理不是吗?

很喜欢作者这里的文字,很有点睛之意。

——世间万种情,有些刻骨铭心,有些细水长流,有些情天恨海,有些一灯如豆。然则人活一世,明明独生独灭,自古却是情关难过。

他们有的是很多刻骨铭心的曾经,所以等如今岁月悄没之际,他们都已近而立,细水长流才是补偿的法子也说不定。人,还是活着的好。我不知道那是叶修心中的转过的念头,有没有一个是想起苏沐秋的,但是和他此时怀中人一样,他终究是不想有人消亡在自己身旁。他想着:这样不聪明又聒噪的人,还是黄泉路上不相逢的好。我却在这字里行间中感觉到不舍与怜惜。他是惜才的人,无关对手朋友,他心里其实一早认定张家乐的好。

男人谈起恋爱来,越发像个孩子。这种话也不是没有根据的。你看看他们那个没正型的样子互相嬉笑怒骂,哪里有江湖顶尖人物的影子?可是,那样的坦诚相对,四目相交,双手紧握的才是他们对这段感情的认真。他们那么轻松的谈论着那些离开了的人,不再为他们烦恼。

《全职》的原本中也毫不掩饰的提到,张佳乐,这个欢欢喜喜的名字确实荣耀中最悲哀的存在。四亚,他真的是有称霸的才,没有称霸的命,人人都为他这样的惋惜。但是我看到的张佳乐,是没有为一己之身而叹息的时候的,那么一个略略傻气的人。从不认为是自己的运气出了问题的,充满正能量的这个人,爽朗的笑声中分明是“佳”与“乐”都占着的人。这个出生华贵世家的幺子,远离家乡,却在那风尘仆仆的江湖成长为那么一个有着为家人所愿的性格的侠士。是多么难得的事啊!他有那么多不如意的过往,却为身边的过客祈祷着安乐,这是最令我感动的。

不得不说也许是我想得太多,霸图,图的自然只有胜利;嘉世,再佳的皇朝,也是要崩塌的;兴欣,是快乐顺利的美意。它们各自代表着不同的意志屹立在江湖,也终将消亡在江湖。迟早也是要江湖事,江湖了的。嘉世的失败早有预见,只是预见了便可以避免吗?只是逃不过一声叹息罢了。

就像没有不败的花,没有永远的繁华。我们活在当下,没有比活着更美好的事了。那些个看热闹的人,个个说着年轻不再,状态下滑,老将老将的叫,活活把人家不满三十的人叫的像个不惑老人。叶修和张佳乐他们还能从头来过呢,他们还没老呢,嘉世倾覆那一晚,他们就是这样向世人证明的!

所谓天下第一的秘密:“光阴之逆旅,百代之过客。”我从来没有对它保持过希望,人生之所以难得值得珍惜正是因为不可逆转,时间没有那么好骗。你不记得的事,它可是掐着时辰记得清清楚楚的。叶修一世精明此时却远不如张佳乐来的洒脱,到底是旁观者清的缘故吧。坏事说到底,孙哲平毕竟还活着呢,这执着不怪他。这一生,拥有了些什么,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才人生啊。只是临了了,偏偏又给亲近之人留下那些完结不了的念想。“如果”这一词也到底太招人,天底下又有多少人心底没个遗憾?有人在向往,自然就有这样的传说。

尾声之中,那个精疲力尽的夜,那些漫无边际的话,他们谁也没有举棋不定,我们只能观棋不语,不然的话我总能为这类似暴风前的宁静担忧吧。

叶修那样长情的人,总是要撞到南墙才回头的,他不是不爱现下,只是过去的许诺还没实现,他是没法过自己那一关。记忆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美化,他只是无法完全的放下那段没来得及开始的感情。

那个空盒子,毋疑是让他彻底摆脱这个希望的妙药。他笑着,与那个他爱过的已死之人作别,终于全心全意的爱着现下这个不如记忆中苏沐秋完美的恋人。

我听到叶修说的最像情话的一句话反倒是那句:现在和以前又不一样。那时他把人扔水里还得考虑一下救不救呢,现在自然是不可同日而语,现在乐乐要是呛一口,怕是得心疼。

话说到这里,觉得已经将满心的喜欢说出来了一样。

是谁常道:是非成败转头空。又是谁,在空空的晴天里,空空的土地上,看着面前人那空空的身后和满满爱意的眼。即使走着不同的路,但是有着相同江湖梦的他们,总是不愁相逢的。

最后,真的很喜欢作者的文字!我撸出这什么玩意儿我也布吉岛呜呜呜。不要拉黑我好吗?【认真的脸


评论(5)

© 东之曦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