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然生于这座小岛,身边就有了你……

【髭膝】棺木

《棺木》

灵异向,略苦的梦境延伸而来的短篇,文笔依旧不好,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看看吧~

由于源氏家族的阴阳术,每当当代的家主要铲除仇敌时,他们便会借助长久以来源氏的重宝——刀灵的力量。

他们代代轮流拘束双刀其一,让另外一把去办事。髭切与膝丸,他们是源氏的宝刀,身不由己的受到源氏的操控。 

如今膝丸的本体也被家主配在身侧。

身为刀灵,身在满布封印符咒的棺木中又远离本体的膝丸平时无法醒来,只有在髭切本体具现的时候才能醒来……

——他们只是铁而已,哪里有什么人心?如是这般,就以死物一样来对待就好了。

——手刃亲弟的男人吩咐着下一任家主。


——part 1——

是夜。

金发的高挑男子穿着高领拉链的白色长风衣,身后背着一口如他身形一般高大的漆黑棺木。

明明是如此奇异的景色却因为周围的空无一人而没有引起一丝惊呼,接近午夜的停车场静的可怕极了。

久久的才有一个脚步的响起,行色匆匆的中年人提着公文包仍在接通着手机并没有看向男子。

他气急败坏的与手机对面的人通话,脸色越来越苍白。

似乎是好不容易结束了通话,男人疲惫的钻进轿车之中。他此刻如此希望得到休息,不过有东西似乎并不想让他如愿。

——后视镜一闪而过带笑的金瞳让他吓了一跳,但是向后望去居然又一无所获。

“是我太累了么,肯定是那个源氏集团神神叨叨的让我心烦透了!”男人按摩着额角抱怨了一句,缓缓发动轿车。

轿车经过熟悉的道路让男人渐渐放松下来,就在这时一双手从后座伸出来缓缓地控制住了驾驶盘。

男人瞬间如同遇到了魔障一般动弹不得,任由这双手操作着车辆一直冲入道路两边偏僻的树林。

“呵。”轻轻柔柔的嗓音此刻让驾驶座上的男人惊恐万分,连身上价格不菲的西服都被汗液浸湿了。

车终于是在深林深处停了下来,男子在恢复力气的一瞬间马上扶着窗口呕吐了起来。

四周漆黑不见五指,但是人类的求生本能让他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歪歪扭扭的逃走。

轿车的灯还没有关上,一个白色的身影缓缓具现化了起来。

背后背着大口棺木的男子拉开高领风衣的拉链:“恩,上次唱到哪一首了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

树林里的微风轻拂男子的金发,即使背着光源,也看到他金色的片瞳,手里拿着凭空出现的太刀向男人逼近。

“缝笼子啊,缝啊缝~~~我的弟弟啊,醒了么?”

“啊啊啊啊,你是什么东西啊!怪物啊!”

——男子的尖声大叫似乎吵醒了棺木中更可怕的怪物,棺木居然砰砰的响了起来。

见状男子终于惊吓过度摔倒在地,口中念念道请不要杀我之类的零落语句。

“笼子中的弟弟啊,不要无时无刻都想要跑出来哦~”

白衣男子慢慢地,曲不成调的唱着给孩儿们的传统童谣,手中却不停剐着地上男子身体各部分的肉。

——直到血肉模糊也不罢休。

一时之间,男子温声软语的童谣,棺木里的撞击声呜咽声和凄厉的悲鸣声混成一片。

“就在那属于死者的夜晚,我们相会的时刻~”

“面对你的是,哥哥我哦!”

男子笑着落下最后一刀,地上大片的血迹似乎是他的画作,献给棺木中妖怪的画作。

他将手中满是血液的太刀举起来端详着:“童谣好听么,好孩子要睡觉了哦。”

然后优雅的挽了个剑花让过多的腥臭液体为红色的画作签上他的名字。

“晚安哦,弟弟呐。”

收刀入鞘之后,棺中的妖怪再无声响。




——兄长,请让这场无休止的杀戮结束吧。


——part 2——

金发刀灵今天也依旧行走在街头,不过就是在川流不息的人群当中也没有谁为他出色的容貌或者他背后的棺木而惊呼。

人类进化至此,如今也将遵循着规避所有解释不通的事的本能来自保。

毕竟灵体这种东西,看到的人本来就少。

阴暗的白天里髭切才会有心思外出散步,只是很多时候会被骤然而至的雨浇个措手不及。

太刀无所谓的径自四处游走,慌忙避雨的人群也并不能让他分神。

——毕竟下次要给弟弟唱什么摇篮曲是很重要的事啊。

“诶多,这个小哥不要进来躲雨么?”

髭切路过一个神社之时,一个和尚打扮的年轻人叫住了他。

“因为,棺木似乎湿了哦。”

——哈哈哈哈,我是三日月宗近,是这座神社的僧侣啦。

髭切即使浑身湿透也不会有些什么感觉,他接过了三日月递给他的干毛巾,仔细的擦着漆黑的棺木。

“啊~帮大忙了呢,这孩子很讨厌寒冷。”灵力不足了么,就是说这一任的家伙也快要归西了吧。

“哈哈哈哈,我吓了一跳哦,居然会遇到千年以上的刀灵。”

“阿拉阿拉,我也吓到了哦,居然敢叫住我啊,你。”

“杀气太重的话,想看不见也难哦~”三日月也不能把带血的刃带入神社,如今只能在神社外的小屋招待髭切。

“多谢了,雨停我就会走的啦。”髭切少有的讲多了些许话,或许只是今日的“喜讯”很能逗他开心。

“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这个嘛,是我那不听话的宝物哦。”居然想要离开我呢,真的是太过分了。

“啊,可是明明是个乖孩子的样子啊。”

髭切瞄了对面的人一眼,不再说话。

——不对哦,是个很坏的孩子哦。

——没有我的允许,即使这一切的一切不为你所愿,也永远不能离开我啊。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哦,膝丸啊。


——part 3——

髭切不久之后终于被召回源氏本家,他只能尽量的把脸塞进衣领之中不让病榻上的人看出他的欣喜。

气息微弱躺在病榻上的正是如今的源氏的当家,一点也不似寻常的主与束缚的刀灵,他们陌生而冷漠的共处一室。

髭切轻抚放置在地上的棺木,一边满足的等待,一边又开始走神。

他回想起上一次他们兄弟相聚的时候,弟弟不停抖动的身体抱起来真满足。

还有啊,在我说我们会再见的时候那个快要哭出来的脸也很让我舒心呢。

啊,对了,还有每次他拔刀后慢慢反应过来的挣扎和无法动嘴而发出的呜咽声也很可爱哦。

“命吾儿把膝丸带来吧。”榻上的人终于打破了沉默,也打破了髭切的回忆。

人啊,怎么着也是要死的,更何况是时常下咒折寿之人。

交代的东西听了数百遍髭切却依旧不记得,毕竟,他可是没有人心的铁啊。

——况且,他人的幸与不幸怎么也无所谓哦。

髭切稍微退后一步,漆黑的棺木发出咯咯的响声,似是机巧的活动。

还不等棺木彻底解封,髭切就暴力的拆开开始松动的棺口,棺口被他极大的力度扔了开来。

里面躺着一个面容与他相似的浅黛发青年,髭切想要触碰却被拘束衣上的咒术所伤。

“髭切,代代守护我族的双刀其一,可承认我这个继承人?”

房间中央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一幕的年轻人如此开口。

“是,我主。”髭切没有看自己出血的手掌,终是笑着回答。

——对啊,他人的幸与不幸都无所谓,只要能再见到你的话。

如愿以偿的将膝丸拥入怀里的感觉让髭切瞬间得到了所谓的幸福的感觉。

然而,苏醒的膝丸却忍不住在兄长的怀里低低的,又痛苦的哭了起来。


——END——

PS:就当是送给微博的一个同好的吧,我尽力了,请签收~

评论(17)
热度(78)

© 东之曦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