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然生于这座小岛,身边就有了你……

【周翔】How dare you !(第8章)

——8——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让他先进去,自己留下来让杜明通知孙哲平。

周泽楷进房时甚至不敢开灯他就这样慢慢地靠近床边。

孙翔睡了那么久一醒来就在嘟囔这里酸那里痛,看见门口的身影不假思索的以为是周泽楷。毕竟常识,就是睡的时候看见谁,醒来的时候也会是同一个人吧?显然这样的思维是错误的大家不要学,他可是不知道这几个小时能发生多大的事。

比如眼前这个人有多难受,受了多久的审讯……

“周泽楷?你站那做什么,给我口水喝呗,喉咙难受死了。”

周泽楷也不出声,不去想他是怎么认出自己的就去给他倒水。

“周泽楷,你没事吧,怎么又不吭声了?”孙翔喝了口水,发现周泽楷又像之前一样不跟他说话了。他一开始以为因为周泽楷对他陌生所以寡言,可是现在这么一件事之后他们之间应该有些革命友谊了吧?

“你,不舒服吗?”

“哦,没啦只是躺太久,骨头酸死了。诶,那群混蛋呢?”孙翔啪的一声把玻璃杯子放到桌子上,就开始在周泽楷身上乱摸。

“诶诶诶,你有没有伤到哪里啊?我都忘了你还垫在我底下呢!”

“没事,都好。”周泽楷抓住他的双手,用比较郑重的语气说道。

“啪”房里的灯亮起来了。

“死兔崽子玩什么玩到躺医院,不说清楚你就睡大街去!”孙哲平也不管自家侄子刚醒还是怎么着,拍开门打开灯就进来。

“哎,我的眼睛!小叔你能不能跟我打个招呼再开灯!”

“管你干嘛,哪儿那么娇弱!”

“哦,你让他来说吧,这里周泽楷。”孙翔的脑子实在是不堪重负,只好推给别人。

“……抱歉。”周泽楷认为不知道说啥的时候道歉准没错。

“算了,我找可以说的人来说!你这臭小子以后要是玩命给我掂量着点!”他现在略略知道周泽楷算是局子里的人,就不为难他了。

看着低着脑袋的孙翔,孙哲平难免还是叹了口气暗暗叫苦。他年轻又居于高位,对自己的侄子不谓说不好,现在也不禁有些后怕。

“嗯,哎我家那沙发超贵!还是你给的钱!”孙翔父母离婚之后移民国外很少顾着他,孙哲平是真正的近亲,他很少忤逆他的话。

孙哲平是知道他那脑容量,顿时气消了不少,使劲拍着他的肩膀之后就说是要去办事,让他自己照顾自己,明天再来给他带些衣服什么的接他回去。

孙翔知道自己的房子暂时回不了了,只好点头。

孙哲平就先走了,张佳乐在车里等他,他要去的是林敬言的家。孙家的男人从来只能明明白白,更何况出事的是他侄子,这件事不能就这么扯过去。

 

上林苑15幢501,现时20:15。

张佳乐按了一下门铃,马上就有人来开门了,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年轻男人。

“哟,这是来问个明白来了,先进来呗~”爽朗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你是?”怎么好像是这里的主人一样,我没记错的话这里住的不是老林吗?张佳乐还在这边疑惑,孙哲平倒是二话不说马上进屋。

“哟,张佳乐先生不记得我了,今天早上才见的面啊?”这个语气……

张佳乐意识到一件事,他简直不敢相信的打量起门边那人。清爽的短发,眼睛大大的很精神,脸倒是挺小的,但是怎么越看越像林蕊!?

方锐穿着居家服短裤光着脚走在木地板上,又随意的踏在台阶一张彩虹色的地毯上,领着孙哲平和张佳乐在鞋柜那里换了拖鞋。叫了一声“老林快出来”,接着一蹦一跳的的踩在不同颜色的小地毯上一路径自进了房间。林敬言从厨房里拿出来一盆水果放在大厅矮桌上,招呼他们坐下。

看着张佳乐一脸卧槽,林敬言笑了几声:锐锐是线人,不是耍着你玩。

“卧槽,他男的女的?”张佳乐简直遭受沉重打击,他发现自己分不清男女啊,他娘的太大一件事儿了!

“带把的如假包换!”方锐从房间里带着那个墨镜出来朝张佳乐喊。接着也不管他们,挤着林敬言坐到沙发上。

“……”

“管他男的女的,老林你给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孙哲平才不管其他人怎么了,他关心的是孙翔还会怎么样。

“孙翔这件事其实是误打误撞,我们的计划没有要算计他的意思放心吧。我们的卧底只是被发现身份的时候被他收留了,引发出这场枪战也是意外的把他卷进来。我们也为自己的失责做出最大的补救,以后不会再牵扯到他了。至于计划具体事宜,我不方便说。”林敬言是个老经验了,而且一向实话实说,孙哲平倒也信得过他。

“好,我信得过你。”

“其实一句话说就是孙翔倒霉呗~”方锐拿着块苹果口齿不清地说。

“话说你到底是谁啊?”张佳乐实在就搞不懂了,肯定就不是林敬言妹子了吧,那是谁啊?

“我也是老林家里人啊,你管我~”顶着一张厚脸皮,方锐是什么都敢说的

“方锐原本是我收养的弟弟。”林敬言可不想气坏了自己的同事,只好补锅。

“原来也叫rui,怪不得老林都没换称呼,哎不对,那老林妹子也是你?”

“是啊,也没什么不好理解的啊~”

孙哲平实在是无法理解张佳乐的重点,别人的家事就不要八卦了。

他不再打扰就拉起张佳乐离开了林敬言家,主人送他们下楼。

张佳乐还是想再问一句:“你到底脱团了没有?”

林敬言想了想“那你问问老叶和黄少算不算脱了?”

“我次奥!你们都这样子搞啊!”

 

回到房子里,方锐还在吧唧吧唧的咬着水果,看见他回来嘟着嘴就问:我好失礼你咩?

林敬言和原本的G市人方锐住了那么多年,多多少少会一点粤语:点会呢,锡晒你得没?

这样才能哄得方锐朝他乐一个。

 

——TBC——

林方都甜掉牙了,我觉得是不是太抢眼了WWW但是他们以后依旧会出现啊哈哈~一直在秀,因为都是老夫老夫了(X)点心一直是卖萌利器(XX)小细腿舔舔(XXX)

PPS:本文双花只是老友,因为实在写不过来那么多CP!(警局光出基佬怎么行

  @fides 

评论(5)
热度(16)

© 东之曦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