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然生于这座小岛,身边就有了你……

Three Times A Gentleman(周翔篇)

~可视为《亲一个呗?》的番外也可以单独看没多大关系~

~半甜不苦OOC超短~

~BGM如题

 

Three Times A Gentleman about 孙翔

 

对于孙翔这个倒霉孩子来说,他从进入荣耀圈后就一直被冠以最强新人的称号,力压其他人一头。但是对于他来说,他只是想赢而已。不知道是心太窄还是心太宽,窄得只有胜负,成王败寇;宽得可以接受所有的意外,将他们归于自己青春热血的一部分。尽管他们更像是一堆模糊的记忆,有些甚至被忽视的只剩下结果,但这对于他来讲就是一切。

他长得不错,身高腿长,除了性格什么都好。自然有很多人收第一印象的影响接近他,但是不出意料的被他那狂躁出线条的性格吓得不愿再见。

——简直就像是一次情人一样,露水之上的恋爱,只关乎第一印象。

孙翔也不可能太在意这些,还不如赶紧的赢个冠军回来。一切“恋爱的烦恼”对他来说没有甜蜜可言,当然恋爱也挑人不是吗?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一直记得那一天,他刚从崩塌的嘉世乘着飞机来到这个陌生的大都市,更接近于随波逐流的到达这个名为轮回的冠军队。然后第一次见到了一个比自己更像露水情人的男人,周泽楷。

One Time

他的脸可谓说是孙翔见过最漂亮的,没有之一,连杂志广告上的都比不上。而且孙翔发现他无法像往常一样只是忽视他。大概是一张谁都会一见倾心的脸吧,他想。

但是看惯了就好,他也没有胡思乱想的习惯,喜欢也就只那张脸不是吗?就像旧时的那些女生递过来的情书上写的“我想我遇到了合适的人”但是只不过是遇到了喜欢看的脸罢了。随着日子的推移,孙翔的确感觉那种一箭穿心的感觉在褪减,就放下心来。

电竞选手的生命是那么短,短的还来不及回忆,所以越年轻越不想回头看。孙翔出生于冬季之初的12月,射手座,似乎典型的就是个热烈狂放的火球。他放任自己的脾气并且丝毫不加拘束的严人宽己,他知道自己也会错但是即使事后后悔也拉不下脸来道歉。

在轮回首次输了比赛之后,复盘的时候他一直在玩PSP。江波涛知道这是说什么也没用,众人仗着比他年长几岁也就不理他任他自己发会儿脾气。他虽然没有自信到自负那种地步,但是此时却在责怪这个新团队里的其他人,心上不认真,手下自然更不顺。PSP被他蹂躏了好一会儿,江波涛一说结束他才从输了一盘又一盘的游戏中抬头,闷哼一声就发泄性的扔开PSP没打招呼就回房间加练去了。

他似乎很强,但是为什么总是不能一直赢下去呢?孙翔不善于思考那就不思考了,但是他也会心酸,似乎很符合这20岁小年轻的心境。苦涩来得那么迅猛,似乎因为之前的积累而喷涌而至。一个人的房间,亮着的的荣耀界面,沮丧得好像连一叶知秋都低着头。

在孙翔少的可怜的20岁的回忆里,分明有着的这一段。

Twice

半夜周泽楷敲开他的门,递给他那个PSP,屏幕上显示已经破关。枪王眨巴着他那双1000瓦的电眼微笑着说:“会过去的。”仿佛千言万语都说不尽的东西却塞给他。孙翔也不知怎么的眼眶一瞬间就红了,他抢在生理盐水夺眶而出之前夺回自己的PSP,又再一次没打招呼的把周泽楷关在门外。

——简直就像言情小说一样,我觉得那一瞬间我爱上了那个人。

小孩子都是同样的,没人疼的更坚强些,有人疼的就越发显摆。

虽然他事后也有懊悔,为什么不好好说话,就算是说句“知道了”也比直接把人关外面来得好。不过想想周泽楷自己都不能好好说句完整一点的话,再联想到自己的人缘,他就放弃了,说不定只是顺手。谁叫他偏偏是队长呢?人家只是好心,他自己回答道。

小孩子一样的考虑着自己的事,却要联系到别人身上,初恋的特征就是辗转反侧。

在这之后的比赛似乎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至少他跟周泽楷这个人是没什么好说的。尽管他们开始一起吃饭,看起来周泽楷没有在意那晚被门耍一脸,孙翔就放心的和他保持良好的队友关系。

事不过三,只要没过三次一切只是幻觉,我不相信自己真的喜欢这个男神,孙翔就差点没对天发誓。似乎要证明他是错的一样,上天于是安排了第三次。

Three Time

他像往常一样参加全明星周末,也像往常一样到休息室去集合,只是不像往常的,他接下来收到了人生中最深刻的一次告白。不同于之前少女们对他的任何一次,也不同于之前他记忆中的模糊一片记事模式。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这句阴魂不散的话久久不息简直快要绕梁三日了。孙翔的脑子只能挤出来一句:什么?

他眼前是那双接近完美的脸,他承认他喜欢这张脸,那把说出过“会过去的”的嗓子反反复复的说着这句话。他这时晕眩不止地想,这句话是不是还有歧义?

什么摄影师,麦克风全都像是一团迷雾里走出来的一样乱糟糟的,除了那个周泽楷,他确定还是那个周泽楷。

——到第三次了,这就是恋爱吗?

周泽楷是唯一一个让他三次产生这个念头的男人,荣耀的新第一人,两冠的无解枪王,轮回的队长。周泽楷,现在算是他的了吗?

——是吧,他想。

所以周泽楷再一次吻他之前,问出声的那句:“可以吗?”之后,他点了头。

 

——END——

算是番外一吧~~超级短的但是有灵感就先写了。

流水账一样还超短我真的是不行了呜呜呜,加入了对孙翔性格的理解,我也是射手座的~

还有一篇叶黄的Three Times系列,可能赶得上今晚发。

能给我留言点赞吗呜呜呜酷爱听听BGM真的超级浪漫~~


评论(4)
热度(29)

© 东之曦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