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然生于这座小岛,身边就有了你……

【雷安】论台上主唱和吉他手不舌吻还叫什么摇滚乐队

CH1《poisoned youth》

——雷狮第一次见安迷修的时候其实啥都没看清,因为那时候他正姿势无比变扭的缩在角落遭训。

“你以为现在音乐圈还有什么光明磊落的地方呢,啊?我跟你说你就是一个来录伴奏的毛头小子,少来给我逼逼什么乐谱音律。”

——那还倒真是,哼。

他经过走廊,还没拐过弯就听到中年男人在大吼大叫,估计是在教训什么弱鸡吧。

看着前面对自己点头哈腰的经理,他不动声色心里却默默承认这句话,坦荡得就像他自己不是靠关系签约似的。那有什么,打小他就没有输过,想要什么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踩,强者主宰一切就是世界的真理,如果你不认清事实怎么可能打破它。

对他来说,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从无到有,横空出世,无视一切潜规则明规则一夜之间闯出名头。

老头子这次这么轻易的放我出来“抛头露脸”还不是因为他那无聊的自傲?雷狮才不会说什么不靠家里一分钱这种小屁孩才说的话,他需要马上、现在、立刻红得发紫。

小时候他就对各种形式主义百万分看不起,去你妈的世故,老子绝不会变成一个这样的老逗比。

老子总瞧不起儿子,也许等他的歌成为这个家族最出名的东西的时候他就会憋着他那猪肝色的脸笑不出来了吧。

微微走神的雷三少想到这层最后还是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终于路过那被拎出录音棚喷的小子,对方却只留给他一个笔直瘦削的背影,压得低低的头,背着他那中规中矩的吉他盒。

——就这正儿八经的水货,肯定不是玩儿乐器的料。

哦,对,他那时候是这么想来着。

啊,你们该不会还是想看到我霸道总裁的走过去说什么:这个人我要了之类脑残的话吧。

然而事实上,即使是第二次看到安迷修的时候雷狮也没想起来自己啥时候见过这弱鸡。

因为他对这个空降下来的主音吉他手相当不满,即使他们的确缺一个人,但是那必须要本大爷自己来选。


——安迷修是个很迷的少年,不是单指名字。

对,他自己本身更迷,他是最柔软亲和的学长,也是学生会最硬的一块钢板,无论是迟到一分钟还是早上抄作业只要被他抓到了就是一顿堪称only you的念叨外加雷打不动的记过。年纪轻轻的一本正经的遵循什么骑士道精神的小逗比。

人们都怀疑他是不是还不知道英国的“绅士精神”只适用于泡妞,当然即使知道了他也找不到女朋友就是了。

这就不得不说小的时候安爸爸带着他去报了个音乐班,结果遇上一个学摇滚电吉他冒充民谣木吉他教师这个万恶之源了。

毕竟小安迷修一个温温柔柔的孩子大晚上的在床上蹦着床声嘶力吼的弹唱出一整曲My songs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还是还是相当吓人的,差点没把父母吓出个毛病。

在安妈妈的劝说下,安爸爸还是放弃了去找音乐老师谈一下心的想法默默地给房间加了个隔音板。

小小的安迷修心里哪里有这么多弯弯道道,只知道不靠谱老师的“摇滚永不死”和“骑士道永传承”。

上了中二的人了,安同学才知道这明明是“中二之魂永不死”。

为了安慰父母和邻居的心,他还是默默的去学了民谣木吉他,他弹唱love story的时候温柔的能自制一杯蒸馏水,最后却依旧走向那个万恶的摇滚乐队吉他手应征。

——安迷修现在只能后悔,他应该听妈妈的话,去超市应征试吃节目主持伴奏的。

在被雷狮狠狠的训练了一周,终于被公司签约之后,他简直拿个水杯喝水都懒,手指痛得心也痛了,简直痛不欲生。

而罪魁祸首阔少爷却一边懒懒散散的对着自家表弟手把手教学,面对他无情的控诉不情不愿的把冰过的可乐撂他头上。


——TBC/END


注意本文只是个paro短打的CH1,终于没有白嫖这么多太太的文,默默弄了个梗。

标题的梗来自于微博,博君一笑,如有撞梗果咩纳塞,请通知我删除。

阔少中二摇滚魂主唱雷×认真型温和派逗比吉他手安

想看的话请留言点心心哟谢谢(估计也没人理我233333)

评论(8)
热度(123)

© 东之曦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