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偶然生于这座小岛,身边就有了你……

【雷安】—同位妄想征—

——1——

他看着家里生机盎然的蔷薇,就会联想到它枯萎败坏又发臭着凋零的样子,一个不留神就跳上了除草机。

看了看小不点的弟弟在花园边上沉默的样子,站在一片飞花之中的雷狮似乎是平复了下来。

不过十岁的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如同井然有序的处理一片狼藉的园丁。

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对他忽然而来的歇斯底里习以为常,会为自己所犯的错误而尴尬自责的只有他自己。

雷狮心里对自己充满责备,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毕竟人总是能原谅自己。

警告过家里的执事不准跟着之后,他一手拉着乖巧的卡米尔,一手牵着船长散步出门。

卡米尔可喜欢这只狗,我也就经常也带着出去散步,即使它站起来比我还高一个头,好在不会闹脾气。

看着卡米尔一边走一边缓缓地逗着它,...

【雷安】论台上主唱和吉他手不舌吻还叫什么摇滚乐队

CH2——《Mixed medicine》

当安迷修的父母还在忙着接受了自己跑出去打工的孩子接下来要搬去娱乐公司集训的时候,安迷修有更可怕的事实要接受……

安迷修,大一下学期学生,19岁,看起来要给自己那个黑社会气场满满的队友,补习了。

你以为我们和那些妖艳贱货一样都不用高考的么,雷狮愤愤道:我也想当个贱货啊,可惜我那老子就是那么清纯不做作。

——你高考考上本科了再来给我出道,我们家绝不能出辍学的孩子。

于是,雷狮,高三生,18岁,要开始发奋图强的当个他前11年都没能当成的好学生了。

幸好你爷我脑子还挺好使,看着黑板上的升级冲刺一百天,雷狮默默的选择放弃看书溜达出去搅...

【雷安】论台上主唱和吉他手不舌吻还叫什么摇滚乐队

CH1《poisoned youth》

——雷狮第一次见安迷修的时候其实啥都没看清,因为那时候他正姿势无比变扭的缩在角落遭训。

“你以为现在音乐圈还有什么光明磊落的地方呢,啊?我跟你说你就是一个来录伴奏的毛头小子,少来给我逼逼什么乐谱音律。”

——那还倒真是,哼。

他经过走廊,还没拐过弯就听到中年男人在大吼大叫,估计是在教训什么弱鸡吧。

看着前面对自己点头哈腰的经理,他不动声色心里却默默承认这句话,坦荡得就像他自己不是靠关系签约似的。那有什么,打小他就没有输过,想要什么就要抢,看到弱鸡就踩,强者主宰一切就是世界的真理,如果你不认清事实怎么可能打破它。

对他来说,人生最大的成就就是从无到有,横空出世,无视一...

【髭膝】棺木

《棺木》

灵异向,略苦的梦境延伸而来的短篇,文笔依旧不好,如果不嫌弃的话就看看吧~

由于源氏家族的阴阳术,每当当代的家主要铲除仇敌时,他们便会借助长久以来源氏的重宝——刀灵的力量。

他们代代轮流拘束双刀其一,让另外一把去办事。髭切与膝丸,他们是源氏的宝刀,身不由己的受到源氏的操控。 

如今膝丸的本体也被家主配在身侧。

身为刀灵,身在满布封印符咒的棺木中又远离本体的膝丸平时无法醒来,只有在髭切本体具现的时候才能醒来……

——他们只是铁而已,哪里有什么人心?如是这般,就以死物一样来对待就好了。

——手刃亲弟的男人吩咐着下一任家主。

——part 1——

是夜。

金发的高挑男子穿着高领拉链的白色长风衣

【周翔】How dare you !(第12章)

——12——


其实这样子相处挺好,孙翔是个嘴硬的人但这不妨碍他的心软和真实感情。

林敬言虽然很流氓但是饭做得不错(的确比周泽楷做的好吃那么一点),方锐是变态了点(他扮女人这一点真的没法想!)但是起码对周泽楷还算够义气。他们之间这样子就算是一辈子,也够了,他们这一行真的不能奢求那么多。

他看着正在学泡咖啡的周泽楷,想着他和他,这样子,又能多久呢?

孙翔有一个收集癖,没错他就喜欢不同的杯子,马克杯,玻璃杯,陶瓷杯什么都要买一个最好有系列的凑足一套。之前的枪战让他的厨房遭受严重打击其中最可怕的是孙翔大部分的杯子都碎了。

他们最近每次出去超市,都要一人挑一个杯子放到玻璃陈列柜...

【周翔】How dare you !(第11章)

——11——


虽说是被“林蕊”吓了一跳,但是男神周还是比较不显山露水的。

方锐怎么说也是周泽楷的前任搭档,今晚想起来见见他,也顺便见证一下叶修的“推测”是否属实。林敬言昨晚被他烦了很久只好答应邀请他们来吃个饭让方锐好好观察(八卦)。

林敬言招呼两人坐下就自己进去厨房忙活起来,留着方锐盯着周泽楷大眼瞪小眼。根据方锐的了解这肯定是单相思或者暧昧阶段,一来他对周泽楷还算熟悉,二来孙翔这人看风评就知道十之八九是个情商低的。而且周泽楷这个语言障碍青年肯定说不出口,作为方锐的突破点,然后他就被盯防了。在别人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着周泽楷也颇为不自在,因为方锐对他可以说得上熟悉而他竟然连对方...

【周翔】How dare you !(第10章)

——10——


之后的日子过得飞快,组织方面有了警局各方面的阻挠更加腾不开手来闹事。虽然他们也有正道的生意,钻法律的空子,但是毕竟有了一部分证据在手,如鲠在喉。蓝雨兴欣那些“奇才”也不是没干事的,只好各种意义上的“被接受调查”一时间难以兼顾去控制周泽楷这一边。况且有些案子还不止一单,调查起来真是没完没了,现在都快一个月了。

孙翔和周泽楷已经住在一起两周了,他们还是在孙翔家里住,反正要来的挡不住。不过呼啸在房子重新装修好之后装了安全铃随时可以联系,万事也有个照应,肖时钦的作品质量保证。周泽楷这个人证又是特殊的那一类,呼啸轮回分别给两人配了枪和子弹以备不时之需。

孙翔现在也算是...

【周翔】君,归处

古代paro基本全私设一发完

庄主周+野孩子孙(不虐但是罗辑全死)

总之OOC慎入~(狗血一撒!)


——【壹】——

庄主的“那个人”


江波涛是轮回山庄新聘请来的总管,年轻有为来的日子虽浅但是颇得人心,也对庄主尽心尽力地辅助。不是对效力的的庄主有不满但是山庄上下都充斥着一个人,与周庄主息息相关的一个人的奇闻,江波涛察觉到了但是却无从知晓不免有些好奇。

这里除了他都是大小在此处的弟子与下人,对于他的打听与其说是不愿讲毋宁说是不知从何说起。

那人姓孙名翔,那是周泽楷的挚友,半年前离开去嘉世堂习武。庄主为此郁郁寡欢了一段时间,直到迎来了一只绑着红带子,载着...

【周翔】How dare you !(第9章)

——9——


其实周泽楷看到他们叔侄之间的对话,是打从心里羡慕的。他的父母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车祸去世了,不过即使这样周泽楷那年也没有太大的伤心,因为他与父母之间一直只有互相伤害。他一直由于过于沉默而被责难,对于出生名门的父母而言,他这样的儿子说是可有可无也不为过。周泽楷从小辗转不同的保姆之间,与父母只剩下血缘上的关系。这样的家庭也使他的交流能力进一步退化,甚至被怀疑是自闭症。

江波涛是他高中生涯中的一个好友也是唯一一个,但是在知道了他的家庭背景之后也不由得皱眉。他是一个善于与人沟通的人,所以他才能与沉默的周泽楷渐渐相熟。但是熟悉也只停留在高中时期了,虽然之后他们都成为警员,...

一句话虐一个CP~

那个我只是来玩的233别当真CP多且乱~(发疯起来而已。。。

大多是歌词或者看到的句子非原创,没有任何逻辑自己脑补吧。

双花: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

叶黄:

所谓爱情,就是一个人相信了另一个人所有的谎言。

林方:

对待爱人最残忍的方法,不是爱恨交织,不是欺骗背叛,而是在极致的宠爱之后,逐渐冷却的爱。

高乔:

等待,不是因为那个人会回来,是因为还有爱。

方王:

若有天因有这份感概,才珍惜你的所爱,我的离开也是爱。

伞修:

自你之后,所有的情场往事都可以一笑而过。

周翔:

无论我再怎么自私,也想让你拥有正常人的幸福。

——想不下去了,谁来补充?

© 东之曦祈 | Powered by LOFTER